潘德炉院士介绍
发布人:人事处  发布时间:2017-07-14   浏览次数:14

潘德炉院士,1945年出生,196812月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兵器物理专业,1985-1987年在加拿大海洋科学研究所进修海洋遥感,1990.5-1992.11在德国GKSS研究中心从事海洋水色遥感合作研究并担任首席科学家,1992年任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1998年任博士导师,长期从事海洋遥感研究,现任《海洋学报》主编、中国海洋学会副理事长,国际海洋水色遥感专家组成员。是我国海洋水色遥感科学和遥感模拟仿真科学的奠基人之一,在国际海洋水色遥感界享有很高知名度。

潘德炉院士从70年代末一直从事海洋遥感研究,在水色荧光遥感机理研究、水色遥感反演模式研究、水色遥感大气校正技术研究、水色遥感应用技术研究、遥感卫星应用效果模拟仿真理论、模拟仿真系统的建立及其应用等六个方面有创造性的成就和突出贡献,为建立和发展我国海洋水色遥感科学和遥感模拟仿真科学的研究起到了奠基和关键作用。作为第一负责人完成了国家九五攻关,国家863,国家自然基金,国家航天工程,国家卫星重点应用和国际合作等遥感项目共15项,其中2003年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个人),2002年国际光学工程学会遥感科学成就奖,获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2次,二等奖3次、三等奖2次,获海洋二所科技进步一等奖6次。在国内外发表论文共116篇。为建立和发展我国海洋水色遥感科学和遥感模拟仿真科学起到了奠基和关键的作用。

 

潘先生1994年被国家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专家,1997年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0年获国家科技部“863”项目重要贡献奖。2001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农业、轻纺与环境工程学部院士。并先后荣获国家海洋局优秀共产党员、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20093月其受聘我校“双聘院士”。

附录:

 

“千里眼”巡看万里海

——潘院士与海洋遥感

      来源:中国气象报社、中国气象局

坐地日行八万里,遥天巡看一千河。”“千里眼的故事是刻在中国人记忆深处的一道风景,自从人造卫星上天以后,千里眼就不再是神话。不光是陆地,现在占地球表面面积71%的海洋也完全处于各类海洋卫星的监视之下。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研究员潘德炉就是这个神话的制造者之一。

2001年,56岁的潘德炉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了中国工程院农业、轻纺与环境工程学部最年轻的一名院士。潘德炉获此殊荣,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在国内从无到有开创了海洋遥感的科学研究新领域。

从上世纪70年代末以来,潘德炉就负责了国家八五九五科技攻关项目、国家863项目、国家921项目和国家卫星重点应用项目等海洋遥感项目,在海洋水色遥感的应用基础理论、处理方法、应用技术、模拟仿真以及新遥感器发展等方面进行了系统的研究,为创建我国的海洋水色遥感学科和遥感卫星应用仿真学科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同时,他还是国际上由20人组成的海洋水色遥感专家委员会专家之一,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知名度。

说起来,潘德炉对遥感领域的探索居然缘于晕船。196812月,从南京理工大学物理专业毕业后,潘德炉分配在上海某国防研究所,20世纪70年代初调到了位于浙江杭州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从事海洋物理研究。

搞海洋物理研究当然要出海,潘德炉第一次出海就晕船晕得厉害,不光吐水,还吐血。在海上待了一个星期回到家,这种多动症直到一个多月后才渐渐平静下来。以后,潘德炉又出海了一次,可依然晕船,晕船晕怕了的潘德炉这时就想开了:“海洋监测为什么一定要坐船到海上一点点测?为什么不站得高一点,通过卫星来看呢?当时,国外已经有了海洋遥感的技术,国内却一片空白,潘德炉暗暗发誓一定要填补这个空白。他不断努力,并一步步地向目标靠近:20世纪80年代,他以访问学者的名义在加拿大海洋科学研究所进修海洋遥感90年代,他作为首席科学家,在德国GKSS研究中心从事海洋水色遥感合作研究。回国后,他又建立地面接收站,接收外国的海洋卫星资料。

潘德炉在海洋遥感领域创造性地开展科学研究工作,取得了多项重大成果,由他先后作为第一负责人的10多项国家级项目,其中有多项成果获省部级科技成果进步奖。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的卫星地面站可接收美国和我国的多颗卫星资料,已成为我国当前海洋遥感资料最齐全的地面站。

1994年,潘德炉被评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科技专家;1997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052月份被科技部授予在国家863计划工作中做出重要贡献的先进个人称号。

潘德炉在遥感领域的成就不仅仅限于海洋遥感技术,还包括遥感卫星领域技术发展。

在上世纪80年代,发射卫星还往往带有一定的盲目性,卫星上天后能否实现设计的要求,很难做到有绝对的把握,不少国家在这方面都有惨痛的教训。90年代,潘德炉就在我国开创了遥感卫星应用效果摸拟仿真的新学科。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综合自然信噪比的概念,发展了卫星遥感卫星发射前预测卫星图像质量和利用率的模式。在此同时,他又创建了卫星模拟仿真系统。这一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成果,先后运用到我国风云一号C星、首颗海洋卫星和我国台湾ROCSAT-1号卫星的遥感器及卫星轨道的论证、设计和研制中,填补了我国遥感卫星摸拟仿真的空白。成果问世后,韩国、日本和德国纷纷向他发出邀请,并应用了这一成果。在神舟3号飞船轨道舱里有复杂的遥感、对地观察和科学实验等应用系统,用来保证空间试验的精确性,而潘德炉正是该应用系统的一级课题组组长。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空间对地观察遥感综合信噪比的新概念,为提高有效信息的分辨能力提供了依据。此外,潘德炉在航天遥感应用效果仿真精度上的研究成果,填补了我国模拟仿真技术在航天工程中的应用空白,为提高飞船整体应用效果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2005年,潘德炉院士因在载人航天领域做出的杰出贡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包括潘德炉在内的中国科学家,正让千里眼的神话一步步变成现实。

 

中国海洋遥感走近世界前沿

——访潘德炉院士

来源:中国军工网

70年代末以来,我国海洋遥感用20多年的时间,不但完成了从无到有的跨越式发展,而且在部分领域达到了世界前沿科技水平,成为推动我国海洋科学取得重大进展的关键技术之一。借着全国海洋科技大会的东风,记者有幸在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采访了我国著名海洋遥感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潘德炉。作为我国海洋水色遥感科学和遥感模拟仿真科学的奠基人之一,潘院士在水色荧光遥感机理研究、水色遥感反演模式研究、水色遥感大气校正技术研究、水色遥感应用技术研究、遥感卫星应用效果模拟仿真理论、模拟仿真系统的建立及其应用等六个方面取得了创造性的成就,被人们称之为“巡天观海的人”。

从无到有,跨越式发展

建设高效、立体、实时的中国海洋立体监测体系,是确保各类海上活动安全的基本保证。我国海洋观测的常规手段是通过船舶、浮标、飞机、海洋观测站等进行海洋观测,但由于海洋环境的特殊性,常规监测手段有诸多限制,不能有效地对海域进行实时、有效监管,而海洋卫星遥感覆盖面广、时间频度高的特点,恰恰可以弥补这一缺陷,因此成为海洋立体监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我国已初步建成了太空、航空、水体和海底观测三个层次的立体观测网,第一层次是卫星遥感观测,在距离海面700公里~800公里高度;第二层次是航空遥感观测,距离海面1公里~200米高度;第三个层次是常规水体和海底观测系统。“海洋遥感作为海洋观测高技术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应用于前两个层次的观测。”潘院士这样介绍。

上世纪70年代,当陆地遥感开始在我国兴起时,海洋遥感尚属空白。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潘院士等几位学者被送往加拿大、美国学习海洋遥感技术,依靠他们从国外带回的部分海洋遥感资料,我国海洋遥感科技领域的研究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潘院士将这一时期称之为“启蒙阶段”。第二阶段则主要是接收国外卫星资料,潘院士供职的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是当时国内唯一享有SeaWiFS资料免费接收权的机构。但是接收国外卫星资料限制重重,例如,我国从美国第二颗水色卫星“海星”号接收我国海区的资料,必须要把接收到的资料交给美国人归档,需要解码延时两周使用,只能限于用美方软件作科学研究,不能作其它使用。用潘院士的话来说,就是“把我国的卫星遥感带上了脚镣和手铐”。

我们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海洋水色卫星呢?我国航天事业的迅猛发展,为海洋遥感事业提供了巨大的平台。我国海洋遥感也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发射自己的海洋卫星。2002515日,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颗用于海洋环境探测的海洋水色卫星“海洋一号A”发射成功,彻底结束了我国没有海洋卫星的历史,大大提高了我国的海洋监测能力。该卫星的成功发射与运行,实现了中国实时获取海洋水色遥感资料零的突破,为海洋卫星系列化发展奠定了技术基础,标志着中国海洋卫星遥感与应用技术迈入一个崭新阶段。

动力来自海洋开发战略

发展速度如此之快的海洋遥感,在令人惊叹的同时,我们不禁要问:发展的动力在哪里?潘院士充满辩证思维的一句话给了我们答案。“海洋遥感高科技的发展,是因为海洋经济发展和海洋大开发战略的大环境驱动;而要实现海洋经济健康、持续发展,必须依靠海洋遥感等高科技的发展,两者相辅相成。简而言之,海洋遥感等高技术的发展是由国家海洋大开发战略需求所牵引,同时为我国海洋事业的持续发展注入新动力。”潘院士如是说。

要开发海洋,首先要认识复杂的海洋环境。就目前的技术水平看,通过对海洋遥感资料的分析,我们可以掌握海洋初级生产力分布情况、海洋渔业及养殖业资源与环境质量状况,为海洋生物资源合理开发与利用提供科学依据;可了解重点河口港湾的悬浮泥沙分布规律,为沿岸海洋工程及河口港湾治理提供基础数据;可监测海面赤潮、溢油、热污染、海冰冰情、浅海地形,为海洋环境监测、环境保护、执法管理提供基础信息;为海洋科研提供大洋水色环境资料,等等。

前景乐观,任重道远

海洋遥感技术对海洋资源管理和环境监测领域的影响日益增强,为研究、开发、利用和保护海洋提供了丰富的资料,成为人类认识海洋的关键技术。“正如计算机由陌生到今天的普遍应用一样,海洋遥感的应用前景非常乐观。”潘院士信心百倍地阐明了他的观点。他指出,海洋遥感技术如同一双敏锐的眼睛,实时监测着海洋的变化。它具有常规观测手段无法比拟的优点:大面积同步实时测量、可进行动态和长期观测、可涉及船舶、浮标等无法抵达的海区等。这些优点决定了它在海洋大环境监测、海洋预报、海洋功能区划、国家权益维护等方面的广泛应用前景。

当问及今后的发展重点时,潘院士的眼前展开了一幅美好的画卷。在确保海洋一号B星年内成功发射的基础上,我们还将研制海洋动力环境卫星(主要用于风、浪、流监测)和海洋监测卫星(综合海洋水色卫星和动力卫星的特点)系列。同时,改扩建卫星地面应用系统,进一步扩大卫星海洋应用研究,提供面向不同用户、多样化的卫星产品服务。“海洋航空遥感方面,也要多增加一些飞机和航空遥感器。”潘院士又加以补充。

“前景固然美好,但任重道远”,潘院士话锋一转。目前,我国海洋遥感虽然在水色卫星遥感等方面处于领先行列,但整体与国际先进水平尚有较大差距。总体来说,我国的遥感器技术落后于卫星技术,而遥感应用技术又落后于遥感器技术,业务化水平亟待提高,资料共享的观念也需要进一步开放。“海洋遥感终极目的是应用,我们已经跨出了从无到有的一大步,但从有到用则需要更多的努力,这也给搞卫星遥感的科学家们留下了很大的发展空间”,潘院士对海洋遥感充满信心的同时,也对该项高新技术的持续、创新发展充满了期待,他希望能够通过对不同专业背景的人才培养来不断壮大科研队伍,克服目前面临的问题和障碍,使海洋遥感技术能较好、较快地发挥其应有的作用。